刀口上舔血(一)荒诞的圣诞节,末路的现金贷

舆情 炫彩侠 浏览

小编:第一章 圣诞节被开,现金贷末路 2017年12月25日,是凌云在青铜金融工作的最后一日,然而,此刻,她还并不知情。 坐在青铜金融位于上海陆家嘴国际金融中心的办公室,凌云感觉到少许不安,因为

第一章 圣诞节被开,现金贷末路


2017年12月25日,是凌云在青铜金融工作的最后一日,然而,此刻,她还并不知情。


坐在青铜金融位于上海陆家嘴国际金融中心的办公室,凌云感觉到少许不安,因为她预感到今日必定有事情发生,惴惴不安的看了下窗外,一群白鸽飞过,楼下的陆家嘴金融绿地一片萧瑟,严寒冻结了人们锻炼和游玩的热情,此刻空中还飘着几滴冬雨,步道上一个人都没有,虽然办公室的空调打得很足,,但还是觉得心冷。


3fbf3da50d43bffc39b3203fadc2e57f.jpg


嗡,手机震动了一下,打开微信,项目总监Kevin发的:有空吗?来下小会议室。


凌云回了一个字:有,随即走了进去。


小会议室最靠里,外面带了窗帘,是个相对比较私密的会议室。Kevin安静的坐在靠里的小沙发上,一脸木然。看凌云进来,勉强挤出一丝笑,坐吧。


看凌云坐下,Kevin就开了口:


“凌云啊,你在互金方面也非常资深了,觉得现金贷这个行业还有什么发展吗,我们公司呢?”


“从监管看,就是一刀切了,先不说场景问题,年利率36%以下就杀死了90%的平台,根本没有任何利润可言,牌照也是个生死劫啊,上万家现金贷,几百家有牌。至于我们公司,有些尴尬,每个月放个个把亿,拿牌不可能,再说国家也已经不发了。转型更难,往电商和大额转型都困难,我们之前就是1000额度的产品,硬转了人群也不对。出海更不可能了,也就是看上去很美,关键还是盘子小。哎,难啊。”


“嗯,我也听了些行内的做法,大的往合规转,加场景,降利率,小的转到地下,不过对我们来说,都不现实,我们的股东也不希望继续了。”


“我们这规模,不上不下的是比较尴尬,放量太晚了,再过两个月局面就不一样了,现在,怎么都鸡肋,能看到的出路都是死路啊”


“你说的很对,我和老板Jonathan也商量了很多次了,决定我们的急急借平台停掉,整个项目结束运转,余下的团队除了技术外,基本都不需要了。你也知道,我们的大股东也一直不赞成我们做消费金融的项目,现在政策出来更是反对的厉害,我先跟你透个风,你有什么打算也可以尽快进行。”


凌云神色如常,这一刻她似乎早有预计,在12月1日监管对现金贷行业发出死亡通知的那一刻,她就在等待这一刻的到来,同行都已开始裁人,覆巢之下焉有完卵。平静的问了句:


“好的,我明白了,那你知道我们项目具体到哪天结束吗?“


“具体不是很清楚,你先有个思想准备吧!“


“好的,多谢 Kevin。”


凌云怏怏的回到座位上,虽然早有预料,还是莫名的烦躁,窗外阴冷继续,不知道金融绿地里面的猫怎么样了,以后是没时间去喂了。同时又觉得搞笑,自己都没饭吃了还操心野猫,真是病的不轻。


一般而言,通知了离职多少会给个几天准备,凌云正打算把手头的事理一理,急急借平台放款的业务虽然停了,但各家贷超的流量费用还没有结算,各家商务都化身催收日日问候,加之数据公司也主要通过她来对接,各家有欠款有余额,都要各自处理。


下午五点半过,距离下班不过半小时,凌云突然收到了公司HRD曹云飞的微信,有空吗?你来下我办公室。


凌洁心里突然咯噔了一下,难道这么快?赶忙走了进去,


刚开始,又是一番如上午kevin一般的废话,两个人心知肚明的打了一圈太极,才扯到正题。


“凌云,你来公司将近一年做了很多贡献,你的能力我们都是很认可的,平台从刚成立到后面做大,最艰难的时候都一起撑过来了,不过这个形势谁也没料到,我们也只好……,不过你放心,公司该赔付的绝对一分不会少你。”


“没事,我理解,最后一天是哪天,我把手头的工作整理下,看看都对接给谁。”


“就今天吧,我已经安排Luna准备好了文件,一会你跟她办下手续就好。交接就不用了,后面的事情都交给高峰吧。


尼玛,今天?凌云扫了眼手机,时间已过了6点,因为最近停止放款,平台没什么业务,因此同事们都到点就下班了,偌大个办公室空荡荡的,真是个开人的好时机。关键是对接人都不在,还交接个屁啊!


凌云顿时一句话都懒得说,直接出来签了Luna老早打好的协议,反正内容大家都已明白,无非是按N+1赔个底薪,至于年终奖,不用多想,一个即将倒闭的公司就没这种物质存在。而且,拖也无益,真倒了连赔偿都没了。


当前网址:http://xuancainews.com/shehui/yuqing/147268.html

 
你可能喜欢的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