借收藏悟人生 以书法养情操

社会 炫彩侠 浏览

小编:nbspnbsp▲梁文辉的部分藏品。 万佩珊 摄 nbspnbsp梁文辉收藏的篆刻。 受访者供图 nbspnbsp▲梁文辉的老师书写的对联。 受访者供图 nbspnbsp●文:万佩珊 nbspnbsp一张木制方桌上放着卷起来的书画,旁边的

    ▲梁文辉的部分藏品。 万佩珊 摄

    梁文辉收藏的篆刻。 受访者供图

    ▲梁文辉的老师书写的对联。 受访者供图

    ●文:万佩珊

    一张木制方桌上放着卷起来的书画,旁边的落地柜子里摆满了篆刻和书,阳光从窗外洒进来照在书上。这个明亮通透又带有书卷气息的房间,是梁文辉的工作室,也是他的“藏宝阁”。

    梁文辉是一位年轻的收藏爱好者,1996年出生于望牛墩,现就读于东莞理工学院汉语言文学专业。他自幼学习书法,在书法老师的影响下,萌发了收藏书画、篆刻的想法,最后走上收藏之路。

    同龄人大多喜欢科技产品、旅游玩乐,只有他常与“老宝”为伍,翻书作画,雕刻印章。梁文辉曾写下这句话:有时候我感觉自己不太合群,与同龄人距离太远,后来我才知道,是我与古人走得太近了。

    受老师启蒙走上收藏之路

    常言道:字如其人。一手好字可以体现出一个人的气质和修养,为了提高孩子的文化修养,梁氏夫妇把6岁的儿子送去学习书法。连笔都拿不稳的小男孩正是活泼好动的时候,让他端端正正地坐在书桌前一笔一画练书法,于他而言是个噩梦。

    梁文辉说:“那时候的我很讨厌学书法,别的小朋友都在玩,只有我要练字。别的小朋友睡觉了,我还在练字。”老师是个严肃的人,会惩罚不认真的学生,严格的老师彻底镇住了这个调皮的小男孩。

    “我很幸运能遇到一个治学严谨的老师。”梁文辉坦言,在老师的悉心指导下,原本好动的他慢慢沉静下来,逐渐感受到了书法的有趣之处。一开始梁文辉只是对着字帖依样画葫芦,后来慢慢主动去学习书法的书写艺术和理论知识。

    在老师的耳濡目染下,梁文辉还对传统的篆刻艺术产生了极大的兴趣。经过老师的教导,他对篆刻有了初步的认识和见解。梁文辉庆幸道,“以前书法学得慢,理解上很费功夫,但积累了不少章法知识。这些本以为用不上的书法理论知识,在学习篆刻的过程中派上了用场。”从此,他在学习中国传统艺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,逐渐走出了自己的步调。

    除了日常上课,老师还会带学生出去拜访其他艺术家,在这过程中可以见识到不少出色的艺术作品。前辈们的经验讲解和艺术分享也让梁文辉越发体会到艺术的魅力,收藏艺术品的念头便在这一次次学习中悄然萌芽。时至今日,收藏已然成为梁文辉生活中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对艺术品与收藏有自己的理解

    关于怎么定义艺术品,梁文辉有自己的看法:“首先,艺术品必须是手工性质的,而非印刷复制品或工业生产。”梁文辉解释道,现在很多博物馆在生产文创产品,这些产品可以说是工艺品,但不能说是艺术品。其次,艺术品有市场价值。每一件艺术品都有经济价值,这是受市场认可的表现之一,“但是审美的标准是无限宽广的,不同的人都有不同的收藏喜好。以收藏旧物为例,有人觉得收藏旧物是一种情怀,可是大部分旧物跟艺术品之间还是有一定的距离。”

    在中国,文人收藏有着悠久的历史,收藏是历朝文人的雅好。那么,怎样的艺术品是值得被收藏的呢?对此,梁文辉同样有自己的理解。他认为,一件艺术品是否值得被收藏,要考虑它的创作者。“一个风格成熟、有传统文化修养的艺术家,其作品的质量远比年轻艺术家要高。”

    此外,有些收藏家会更注重藏品的市场价值,看藏品的升值空间,这是纯粹从钱的角度考虑。梁文辉补充道,“也有些人则不在乎钱,只在意自己是否喜欢。还有一种是学习型收藏,只买有研究和学习价值的作品。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是偏向于第三种,希望从藏品中学习。”梁文辉说,由于自己对书画和篆刻更感兴趣,所以他比较专注收藏这方面的作品。谈话间,梁文辉拿出了一副藏品,他说道:“我觉得在我藏品里比较有意思的是我老师写的这副对联,当时他写完之后觉得不满意就扔掉了,我把对联捡起来重新装裱。”

    梁文辉小心翼翼地卷起对联,“我觉得收藏讲究的是一种态度,不一定唯金钱是从。如果老师知道我把这副对联捡起来可能会苦笑。但多年以后,老师再看到这副对联,会有不同的感触吧。”梁文辉说:有时候,藏品的意义比它的实际价值还重要。

当前网址:https://www.xuancainews.net/shehui/396036.html

 
你可能喜欢的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