醒来在腾冲

社会 炫彩侠 浏览

小编:nbspnbsp就算只为了一顿早饭,也值得去趟腾冲。 nbspnbsp从昆明一路向西,海拔从1800米直落到600米。作为西南丝绸之路的滇西要冲,天南海北的人都曾打这处侨乡经过,南北风味也在这里打着旋儿融合

    就算只为了一顿早饭,也值得去趟腾冲

    从昆明一路向西,海拔从1800米直落到600米。作为西南丝绸之路的滇西要冲,天南海北的人都曾打这处侨乡经过,南北风味也在这里打着旋儿融合在一起。走遍云南,你或许都找不到像腾冲这样在味道上如此兼容并包的地方。相比起云南菜的天马行空,每个人都能在腾冲找到那似曾相识的滋味。別的先按下不表,单是一顿早饭,就足以让人感觉到家里被窝的那种妥帖暖意。

    人的一天中,总需要“浪费”一些时间,比如赖床。我平时很喜欢赖床,却唯有在腾冲,觉得这实在是一种罪过。窗外天光一明,人就醒来了,脑海中冒出的第一个念头就是:吃点什么好?

    我对云南食物的美好记忆起于腾冲,而腾冲最先打动我的就是一碗饵丝。饵丝是米制品,所费不过大米和水。蒸熟的大米舂成粑粑,趁热擀压成薄片,通常是圆形的,是为饵块。顾名思义,饵丝就是饵块切成了丝。

    头一次吃饵丝,轻灵灵落肚,恍然间以为自己回到家乡吃了一碗面条,韧而糯,一下下触在唇齿间,有着类似米线的爽滑。后来读到汪曾祺先生这样写:“不很饿,吃米线;倘要充腹耐饥,吃饵块或饵丝……据本省人说:饵块以腾冲的最好。”腾冲稻米好,水质佳,所以饵丝最好。

    这次再访腾冲,照样要用一碗饵丝叫醒清晨。趁着空气中还带着夜露的潮湿,一股脑儿扎进腾冲侨乡和顺的菜场。

    比菜场的人声更早暄腾起来的是早饭摊妇人揭开锅时的热汤香气。饵丝煮熟,泻到清澈的汤头里,像穿过有雾霭的日光。摊子不大,调料却定要摆到满满当当。除了寻常的香菜、小葱、醋、辣椒粉,还有热烈的花椒油、红韭菜的根炸制的粉色调料。一百个食客,总有一百种秘方。

    随性地点了碗细饵丝掺馄饨,老板娘捏一把饵丝丢进锅里,捞出来就白润晶莹。习惯性地让手机先吃第一口,老板娘还贴心嘱咐:“饵丝不能泡久哦,尽快吃才好呀!”

    一席之隔,另一家炊火正香。厚实的大米粑粑在火上翻几个身,一层层刷上酱料。能烤的不止大米粑粑,还有饵块。白糯表面烙上酥香的纹路,覆上或咸或辣的酱料,撒上花生碎,再缀上一把葱和香菜,柔软而热烈,恰如腾冲的初晨。

    在云南流传着这么个说法:云南十八怪,粑粑叫饵块。人们总有八百万种方法吃饵块。饵块切成菱形薄片,加肉和青菜炒着吃,就叫炒饵块。腾冲人也把这道菜叫做“大救驾”,据说明永历帝被吴三桂追至腾冲,有人送了碗炒饵块给他救急,算是救了驾。看吧,腾冲人,吃这么娇糯的饵块都虎虎生风。

    入了夏,寻早饭的腾冲人大抵会朝稀豆粉摊子而去。泡了水的豌豆用石磨带水磨细,纱布过滤后的豌豆粉水倒入锅中煮成稀豆粉。煮稀豆粉是件辛苦活儿,需要不停搅拌,以免煮糊。水熬煮到稀薄,稀豆粉黏稠,,能插入筷子,提起时悬股细流最是刚好。稀豆粉润滑,不稀不稠,入口顺流而下,呼噜噜一下子就去了暑气。

    别看稀豆粉温柔如水,照样能撑得住各种排场。十几种佐料轮番上场,还可以在其中加入米线、饵丝、饵块、面条,甚至还有现烤的油条。油条外皮透光轻脆,饵丝口感发韧细糯,裹上一层润滑的稀豆粉,在口中碰撞,再睡眼惺忪的人都该彻底醒来了。

    这次我们在腾冲和顺乡逗留了些时日。来自各地的人落到腾冲,带着家乡的味道生根发芽。腾冲没有异乡人,惟有同好者,这样的缱绻,全是靠一顿早饭起头的。一碗热腾腾的饵丝,一握富足到满出来的饵块,一杯佐了当地小粒香糯米的茶,笃悠悠耗尽了在腾冲的朝朝暮暮。每一天都像一生,奈何一生好短,夜晚太长,总叫人入梦前盼着第二日的早饭。

当前网址:https://www.xuancainews.net/shehui/452788.html

 
你可能喜欢的: